当前位置:上海快三计划 > 历史小说 > 司礼监

上海快三时间段: 第五百三十六章 朕要他知难而退

    万历不能不暴怒,李三才盗取寿宫之木,无疑是在他这天子头上动土啊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已经够窝囊的了,臣子们一个个都骑在他头上,指着鼻子骂他,他都忍了。

    为了求个安静,他常年躲在宫中,眼不见耳不听心不烦。

    怎想,自个还是掩耳盗铃了,清净是清净了,可谁曾想身后之地却不得安稳了!

    “若非田尔耕,朕只叫他李大相公蒙在骨子里,他李大相公对得起朕吗!”万历愤而摔了笔筒,他感觉自己被蒙骗,被戏耍,被人当傻子看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前不久,他刚刚松口允许李三才入阁。这是要倚对方为重臣的,可重臣却这么对他,枉他再习惯忍气吞声,也断然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传朕的旨,要东厂,要锦衣卫,马上,马上去通州,把他李三才给朕捉来!下诏狱,下诏狱!…”

    万历暴跳如雷,吓得郑贵妃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夫妻多年,便是争国本时,也未见丈夫如此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!”

    贵妃生怕丈夫气出个好歹,赶紧上前安抚。心中也是惊诧,那李三才乃是重臣,如何敢盗取皇陵之木呢。

    张诚也出言相劝,他拿到文书房递来的这份南镇揭贴时,就知道事情要坏?;室倘换岽蠓⒗做?,东林党那边也要出大祸,自己也会有大麻烦。

    李三才入阁这事,外朝各方可是争斗了大半年,直到孙公公任掌印方使皇爷松了口。眼看尘埃落定,南镇田尔耕却上了这么份揭贴,事情若属实,以皇帝对寿宫的看重,李三才入阁之路定然堵住,甚至于还会有牢狱之灾。

    因而,对于是否将这揭贴如实递交皇爷,张诚心中也是激烈斗争的。他相信,如果今日轮值的是孙公公,这揭贴肯定到不了皇爷手中。若是金公公,则又反之。

    孙公公和东林党有交,金公公则和五党有交,这在宫中不是什么秘密。而他张诚,与两党都无关系,所以他的决定很重要。不管他做什么决定,都会被拖入两党相争的混水中。

    交,东林便视他张诚为恶珰。

    不交,五党同样也会视他为奸寺。

    左右为难,最终张诚还是咬牙做了决定,这揭贴既落在他手上,今日又是他当值,不管这揭贴份量有多重,身为皇帝的奴婢,忠心最重要。

    他选择呈递。

    至于后果是什么,他不管,也没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在这宫中立足,皇爷的信重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“朕这口气能咽得下么?!他李大相公欺人太甚!你们说他是不是连朕死了都不放过??!…”万历是越想越不甘心,怒至极点失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李大相公好人??!…他让朕??笏?,连上三疏,说自矿税繁兴,万民失业,搜刮指令密如牛毛,今日某矿得银若干,明日某官又加银若干,上下相争唯利是图。说的朕都觉不好意思,真个是与民争利,害了百姓。所以朕不与他计较,哪怕他说根子在朕,是朕贪财,只要朕去了这贪欲,天下才无事?!?br />
    万历的声音听着很是悲呛,被臣子说有贪欲,与民争利,这心里能好受么。

    贵妃轻抚丈夫后背,宽慰道:“那是皇爷宽宏大量,圣主明君,心胸广阔?!?br />
    “朕心胸可不广阔!”

    万历额头青筋暴起,紧握拳头,“朕不是不和他计较,而是朕没办法治他们!…朕不答理他,他又上疏,这次变本加厉,说朕若不听他的,江山社稷就要败坏。朕会亲叛亲离,朕的子民都会成为朕的敌人,纵使朕有黄金满箱,名珠满屋,也没有人为朕守?!?br />
    “危言耸听,盗世欺名之辈,陛下和他有什么好说的?!敝9箦湫σ簧?。

    “朕不和他说,他却要和朕说…一而再,再而三,他李三才是不达目的不罢休?!蓖蚶藓拮砜聪蛘懦?,“你告诉贵妃,李三才的第三停罢矿税自陈疏上写的什么!”

    “皇爷…奴婢…”张诚犹豫着不知说还是不说。

    万历气的一指他,骂道:“你这老奴,朕让你就说!…说给贵妃听着,好叫贵妃认清这人面目?!?br />
    张诚一吓,赶紧道:“李三才在第三疏中说皇上必须听他们的,要不然,就不配做皇上?!?br />
    “是也,那话怎么说来着,噢,对,民又君之主也!”万历笑了起来,笑的很是阴冷,“他李大相公这是威胁朕呢!”

    “此辈党羽众多,摇旗呐喊,陛下不得不提防?!惫箦静幌敫烧?,可想到这些年被东林那些人骂的不像样子,忍不住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完,略有所思,又道:“陛下,臣妾听说这李三才有本事,可兼济天下者,未必能独善其身。能干也能贪,持正也会混?!被耙袈湎?,看向张诚,“张公公以为本宫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

    张诚微一沉吟,贵妃无端端的问他可要了命,娘娘这份心机他吃不消啊。

    抬头见皇爷也在盯着自己,不由硬着头皮道:“奴婢以为,这李三才擅结科道,别人多做少说,他则不做也要说,且要大说特说,单此一点,便不当为重臣?!?br />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张诚的话让万历很有同感,“这种人,大奸似忠,大诈似直…东林党都是这么一帮人,那个顾宪成不也如此么。不要以为朕整天呆在宫里什么都不知道,朕心明着呢!…那顾宪成讲学所至,仆从如云,县令馆谷供亿,非二百金不办。

    哼,他这是讲学呢,还是讲排场,摆威风,让人称他为尊为宗呢……一届布衣,跺跺脚朝廷都要晃一晃呢,朕容他们,他们却不容朕!”

    郑贵妃似刚想起来,说道:“陛下,你这么一说我倒记起来了,国泰从江南回来也对臣妾说,顾宪成讲习之余,往往讽议朝政,裁量人物,不是什么好人?!粤?,国泰还说了件事,当时臣妾听了可气着呢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国泰说顾宪成和李三才交好,李三才常宴宪成,止蔬三四色,上山珍,上海味,上猴脑,上熊掌,挥霍有大略啊?!?br />
    “有大略…”

    万历身子微动,继而一道精光射在张诚脸上,冷冷吐出一句:“拿他下诏狱,朕要看看他大略在何处?!?br />
    张诚却不敢奉旨,扑通跪下道:“皇爷,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?”

    万历好不来气,贵妃亦有不悦。

    “皇爷,李三才为重臣,又是东林魁首人物,若动厂卫,只怕外朝动荡。再者李三才盗取皇陵木一事,只南镇田尔耕奏报,是否属实尚须调查。若事情属实,自须问责。若不实,难免落人话柄?!闭懦喜桓医虑槟值奶?,遂建议皇帝指派都察院调查此事。

    万历知道张诚所说外朝震荡是何意,他清醒过来,知道直接拿李三才入诏狱不行,弄的不好,外朝很可能就此瘫痪。

    有些颓丧的坐了下来,怒气一点点平复,终挥手吩咐张诚:“你去内阁和福清相公说,朕的意思,查他李三才。请福清相公给朕一个交待,若不然,朕只有自个查了?!?br />
    “老奴遵旨!”

    张诚松了口气,这样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待张诚去内阁传谕,贵妃有些想不明白与丈夫道:“福清相公和李三才乃一党,叫他派人查,能有什么结果?!?br />
    “朕知道?!蓖蚶嘈σ簧?。

    贵妃困惑:“陛下既知,何以还如此安排?”

    “朕要他李三才知难而退?!?br />
    万历摇了摇头,事实上,他根本不介意调查结果。

    因为,他已经有了结果,只是,他需要一个借口而矣。
Back to Top
  • 无论谁说自己的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理论都不算数,只有他的理论符合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才是真理,否则便是谬误。 2018-11-30
  • 中国的强大不是说说而己,不要因为有俩钱就以为成了世界老大 ! 拥有保护财富和维护主权的能力,才是真正强大的标志!(原创首发) 2018-07-25
  • 安徽省住建厅:非房企所拿土地也能建租赁住房 2018-07-24
  • 3秒过闸!白云机场2号航站楼坐大巴可“刷脸”检票 2018-07-23
  • 毕业论文查重服务背后暗藏风险 知识产权保护意识需提高 2018-07-22
  • “三个90周年”系列秋收起义9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发布会在昌召开 2018-07-22
  • 偶像玄幻剧陆续定档暑期 荧屏满溢青春气息 2018-07-21
  • 德彪西的印象派音乐世界:“云破月来花弄影” 2018-07-20
  • 阿根廷vs冰岛首发!梅西搭档阿圭罗 冰岛大狙坐镇 2018-07-19
  • 465| 866| 832| 199| 904| 839| 105| 956| 823| 816|